官方最新消息:求历史网官方地址:求历史网 www.zgco.net.见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??! | 求历史网

竖貂:中国古代宦官集团的始祖,自我阉割的第一刀

历代太监 求历史网(求历史网 www.zgco.net)
中国古代的读书人统称为“士”,“士”是象形字,象形男人的生殖器。“寸”是指事字,一只手的手腕处掩着一柄小刀。“士”和“寸”组合在一起就是阉割的意思,拿刀割去男人的生殖器。因此,周朝时把阉割过的男人称为“寺人”,“寺”就是“士”和“寸”的组合字。
竖貂:宦官的始祖,自我阉割的第一刀
竖貂
  《春秋左传·僖公二年》出现了有史可稽的第一个著名的“寺人”:“齐寺人貂始漏师于多鱼。”齐国的寺人貂,开始在多鱼这个地方泄漏齐国的军事机密。这一句记载空谷足音,奠定了这个叫“貂”的人寺人之祖的地位的同时,更指控貂是一个间谍??上?,关于间谍的指控却仅此一句,下文再无记载,《左传》惜墨如金的简洁文风让我们错过了一个也许更加精彩的传奇故事。
  宫刑的起源很早,学者们相信,至迟到夏禹时代,宫刑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刑罚。据《周礼》记载:“夏宫辟五百。”夏朝的宫廷里有五百人施了宫刑,正说明宫刑的技术手段已足以完成大规模的惩罚。宫刑又叫“去势”,“势”同样是男人生殖器的代称。不过,宫刑是他阉,是“五刑”中仅次于死刑的惩罚(参见本书《蚕室里的花朵》),而寺人貂却是自宫,自我阉割,为的是进入齐桓公的内廷。
  寺人貂,又叫竖貂,竖刁,竖刀,最通行的称呼是“竖貂”。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名字,不知道是他一出生就起了这个名字,还是因为他是寺人才起的这个名字。“竖”的本义是短小,引申为童仆,又引申为宫中供役使的小臣。貂是一种动物,长于寒带,聪明伶俐,生性慈悲。北极圈内的猎人捕貂,常常假装快要冻死的样子,躺在貂出没的地方。貂看到后就跑出来,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。猎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捕到了貂。历史上有很多以动物入名的人,比如董狐、阳虎、西门豹、乐羊等等,竖貂的最初命名应该与貂这种动物有关??梢韵胂?,作为齐桓公的男宠,竖貂一定是个美男子,小白脸,他穿着用貂皮和貂毛装饰的短上衣,更显得貌美如花,更能得到齐桓公的欢心。竖貂用自己的身体去取悦齐桓公,与貂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是多么的相像啊。
  “竖貂”这个名字开创了两个传统:一是后世关于宦官的更加著名的称呼—阉竖,毫无疑问,这个称呼来自竖貂。一是一种官职的装饰?!逗汗僖恰吩兀?ldquo;中常侍,秦官也。汉兴,或用士人,银珰左貂。光武已后,专任宦者,右貂金珰。”从秦朝沿袭下来的文官名中常侍,按照礼制,帽子上装饰着“银珰左貂”,汉光武帝刘秀以后,这个官职就专用宦官充任,装饰也改为“右貂金珰”?;鹿俪淙蔚恼飧龉僦?,吸取借鉴了竖貂的装饰灵感,从而使这一装饰固定为一种代代相袭的礼制。
  竖貂此人,再也没有见诸史册,倒是“竖貂”的混合体—阉竖和“银珰左貂”,成为中国史上耳熟能详的专有名词,刺激着某一个有知识的群体在朝代易色时的神经:要么成为阉竖,要么成为“银珰左貂”的代表。易牙呢?这个“雍巫辨味”的民间传说的主角,在齐桓公死的那一年(公元前643年),改奉齐桓公的最后一个如夫人宋华子所生的公子雍,“以为鲁援”。至此,易牙—雍巫,雍巫改奉公子雍,易牙易了主人的口味,正所谓名至实归。
  竖貂不仅是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寺人,而且是第一个自宫者。即使在齐桓公时代,即使在好色的齐桓公后宫充盈的情况下,竖貂凭借自己的美色,仍然得到了齐桓公的宠幸。自宫者被宠幸的荣誉,在自宫的源头处就得到了最大的兑现。
  后世的自宫者呢?是超越了这种被宠幸的荣誉,还是被某种未被宠幸的荣誉谋杀了呢?
  作为自宫者的一个最佳参照,和自宫者同出一源的御者,提供了另外一种视角。
  即使源头一致,性质相同,但御者仍然不同于自宫者:御者高声喧嚷,发为牢骚;自宫者默默无声,等待着君王的宠幸。
  牢,象形指事,本义为“闲养牛马圈也”(《说文》);骚,形声,本义为“摩马”,“摩马,如今人之刷马”,引申为“扰也”,马扰动的样子,再引申为因纷扰不安而导致的忧愁(《说文》)。牢骚一词,最早都与畜圈里的马有关。马和马车是古代最重要的交通工具,赶马车的人被称为御者,因为是干体力活的,所以地位低下。一天劳累下来,晚上还要在马圈里刷马。伴随着马的扰动,御者不免哀叹自己的身世,有抱负的人更有怀才不遇之感。
  这一职位造就了中国史上四个著名的词—
  “御用”。用于御,用为王的御者,为王前驱。如此责任重大,如此辛苦,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,反而被人看不起;御者在马圈里哀鸣的时间久了,言为心声,歌以咏志,遂诞生了“马圈文学”,纯粹干体力活儿的御者慢慢就转变成了专事歌咏的“御用文人”。
  “舆论”。舆者,车也,车上的言论?;频圩钤缟杓屏顺捣?,御者被分为三六九等,奠定了等级制的基础。既有等级就有不满,御者驾车的时候不免嘟嘟囔囔,抱怨车服配不上自己的技术。时间长了,御者的言论渐渐密集起来,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言论圈子,后世就用“舆论”这一专门术语来命名这个独特的言论圈子。
  “骚人”和“骚客”。特指诗人。从“马圈文学”脱胎而出的御者,春风得意之后,“激扬文字,指点江山,粪土当年万户侯”,开始了不切实际的妄想。虽然河山还是以前的河山,但揣着俸禄游山玩水看到的河山显然迥异于驾车时看到的河山。
  牢骚可不同于离骚。牢骚是一种私人叙事,直接指向个人待遇;离骚是一种宏大叙事,因为*被放逐之后而产生的对国家命运的担忧。最为雄辩的证据是:牢骚人人可发,离骚却只有屈原一人发得出来。
  毫无疑问,不管是牢骚还是离骚,都是对国君的身体的媚术。正如不管是他阉还是自阉,都是对国君的身体的媚术一样。御者和自宫者,都是自愿的取媚者,只不过,御者是赶马然后歌颂,自宫者是羡慕于歌颂然后自我阉割。御者先于自宫者,就像国君的宠幸导致了自宫者。
  自我阉割的第一刀,被一个古怪的人—竖貂,大曝于天下。从此之后,所有挥刀自宫的人,所有精神自阉的人,再也逃脱不了亦显亦隐的春秋笔法,再也逃脱不了儒家的吃人礼教所笼罩的透明屏风。阉割,要么变本加厉为锦衣卫,要么成为精神上自我阉割的通行证,在号称五千年文明史惟一剩余的文明古国里,上演了一出出悲剧喜剧闹剧滑稽剧。
  呜呼!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。即使是竖貂,也变成了历史的横貂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  • 恒和娱乐城2018-01-26
  • 澳门赌场赌赢钱2018-01-26
  • 世界第一博彩网站2018-01-26
  • 天成国际2018-01-26
  • 网上娱乐城排行榜2018-01-26
  • 葡京影视2018-01-26
  • 澳门赌场玩法攻略2018-01-26
  • 3v娱乐2018-01-26
  • 必威体育怎么样?2018-01-26
  • 海王星国际百家乐2018-01-26
  • 老虎机试玩2018-01-23
  • g3国际2018-01-23
  • 尊龙开户2018-01-23
  • 星期8娱乐城2018-01-23
  • 菲彩国际娱乐2018-01-23
  • 澳门真人娱乐城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新濠2018-01-23
  • 铁杆在线国际2018-01-23
  • 钱柜777老虎机手机版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庄闲玩法2018-01-23
  • 凯时国际娱乐城备用域名2018-01-23
  • 线上赌币机在线试玩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21点攻略2018-01-23
  • 金碧汇彩娱乐场2018-01-23
  • 保时捷国际娱乐2018-01-23
  • 联博娱乐2018-01-23
  • 韩国金利朔vs中国杨建平2018-01-23
  • 新沙龙国际2018-01-23
  • 亚美国际娱乐城备用域名2018-01-23
  • 五龙棋牌2018-01-23
  • 越南赌场2018-01-23
  • 圣安娜娱乐2018-01-23
  • 五湖四海2018-01-23
  • 大赢家娱乐2018-01-23
  • 立博2018-01-23
  • bwin国际娱乐城2018-01-23
  • 金元宝娱乐城2018-01-23
  • 全球最信誉博彩公司2018-01-23
  • 鸟巢娱乐城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那个好2018-01-23
  • 网上现金百家乐平台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大小2018-01-23
  • betathome娱乐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游戏大全2018-01-23
  • 澳门赌场骰宝设备2018-01-23
  • 真钱炸金花2018-01-23
  • W66.com真人娱乐2018-01-23
  • 金榜娱乐2018-01-23
  • 博天堂娱乐场网站2018-01-23